福州第一家心理咨询师培训学校-福州市慧多丰职业培训学校
2013年福州心理咨询师培训班
2013年福州育婴师培训班
福州慧多丰心理咨询师工作室
2013年福建福州心理咨询师培训学校:福州慧多丰

【完形杂谈】完形治疗法的限制和批评

时间:2012-09-07 16:21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点击:
【福州心理咨询师培训点福州慧多丰心理流派栏目】一般对培尔斯式完形治疗法的主要批评,就是它较不重视人格的认知。
标签:完形疗法 心理学 心理疗法

一般对培尔斯式完形治疗法的主要批评,就是它较不重视人格的认知。培尔斯的确不鼓励对一个人的经验做思考。许多完形学者强调察觉和表达感觉,却往往忽视了检视思考的部份。部份从事实验治疗工作者认为,具智性的过程,以及把认知结构带进治疗中所经验的事物,正是抗拒感觉体验此时此地的一种防卫。但是,像这种执偏的倾向已产生部份改变,已经有许多治疗者开始注意认知整合的工作。他们显然已经知道必须更注意理论的指导与说明及认知的因素(Yontef 1993)。

  尽管完形治疗法并不鼓励对体验此时此刻的过程有所干扰,也不特别强调要藉着专注于认知的解释去整合,但当事人却的确能够澄清他们的思考、成功地探索他们的信念,以及对再次体验的经验赋予意义。完形治疗法并不希望治疗者去教导当事人,而应透过促进的方式使当事人自我学习和自我发现。但我的看法是,当事人在自我发现的同时,也能够从治疗者的教导中获得启发。有何理由在治疗时必须排除治疗者所提供的资讯、建议、认知处理、说明及指导?你将会看出我喜欢把完形治疗法的情绪及经验治疗方式,与认知及行为治疗的理论、技术(特别是沟通分析、行为治疗及部份现实治疗法)结合在一起。像这样整合式的治疗方式,即可弭补一般人对完形治疗法的主要批评。

  目前的完形治疗工作极重视治疗者与当事人间的接触与对话,此即指治疗过程中的存在性会心晤谈,此种晤谈对当事人有益。但我认为,要使完形治疗法真正发挥功效,治疗者本身必须要有较高层次的人格发展,一方面能完全察觉自己的需求,且能让这些需要不致干扰到当事人的治疗过程;另一方面能敏锐地处于此时此刻,同时能无防卫地自我坦露。但是,其间仍存在着一种危险,即若治疗者欠缺纯熟的训练,极可能会有一种要将治疗重心置于给当事人深刻印象的积极欲望,并试图要操纵他们。

  小心使用技术

  虽然完形治疗法具有相当的刺激性与生动性的,但是并非适用于所有当事人。雪佛德(Shepherd 1970)的研究报告中就曾指出:完形技术若要使用得恰到好处,就必须要考虑到何时用?对谁用?在何种情境下用?等问题。她认为,一般而言,完形治疗法对于那种有过度社会化倾向、过度压抑自我的人最为有效。这类当事人常具有神经质、恐惧、过于完美主义、忧郁、无效率等特性,在人格特质方面的整合度不够。但另方面而言,对内心极度忧郁或精神异常的当事人,则需要以谨慎、敏锐和耐心来使用完形治疗法。

  我对完形治疗法最担心的,就是技术滥用所可能带来的潜在危险。因为典型的完形治疗者是具高度的主动性与指导性的。如果他们缺乏秦克尔(1978)所提出的几种人格特质:敏锐、能掌握时机、创新、对当事人富同理心的尊重等,那么他们很容易在实验过程中衍生问题而影响疗效。

  由于完形治疗法对当事人常具深远的影响力,因此若不是具建设性就是具毁灭性。因谘商的专业成效需视治疗者本身所具备的训练水准而定。完形治疗法存在的一些限制也类似于其他治疗法,亦就是依赖着治疗者的技巧、训练、经验与判断。完形技术的运用也许需要从专业的训练研讨会中得到治疗经验,抑或与较有经验的治疗者一起工作去获得体会(Shep-herd l970)。

  其实,完形治疗法可能具有危险性。因治疗者系运用着技术在操纵当事人,所以能力不足的治疗者可能在运用这些具强大影响力的技术时,因激起了当事人的情感、揭开其存心逃避察觉的事物,而把当事人带到戏剧化的解脱状态时,若无法处理则可能弃当事人于不顾。这样的结果常引发谘商道德上的争议。原本是要协助当事人处理过去经验的事务,结果因处理不当反而使他们形同弃儿,这对当事人就已构成伤害。

  多元文化谘商的限制

  比起其他治疗法,完形治疗法如果对弱势族群的当事人过于快速地使用技术,将可能产生相当程度的危险性。正如上面所谈的,完形治疗技术极易引发高度激烈的情感。这种把焦点放在情感上的方法,对那些被文化制约而习惯保留情感的当事人而言,是有很明显的限制的。正如前面提到的,某些弱势族群的当事人认为公开表达情感是一种软弱的与受伤害的表现。认为任何改变的发生,都必须经过情绪上戏剧化的解放之谘商员,可能会发现某些当事人会变得越来越抗拒,甚至可能会中途结束谘商。另外一些当事人则可能因文化上的压抑,而阻碍了他们对父母直接表达情绪(例如,绝对不要让父母知道你对他们生气努力保持家里的平静与和谐,避免冲突)。举例而言:我记得曾有一位来自不同文化的当事人被要求把你的父亲带到这里来时,他便强烈拒绝,甚至拒绝象征性地告诉他父亲,他对父子关系的失望。在他的文化里能被接受用来处理他与父亲之间问题的方式,是以舅舅当中间人。一个人对父亲表达任何负向情感会被认为非常不恰当。这位当事人稍后解释,如果他象征性地对父亲说出他某些时候的想法和感觉,他将会感受到强烈的罪恶感。

  有些实务工作者常犯一个错误,那就是:他们太严厉逼迫那些受抑制的当事人一定要存在于现时为自己负责。有些情况就如上面的例子一样,突然打断当事人正在做(说)的事,并要他们把某些事情带到此时此刻,这可能会遭致反效果。真正能把这个治疗法整合得很好的完形治疗者,能够敏锐且有弹性地应用技术,不但会考虑当事人的文化背景,也能采用可被接受的技术。他们会努力协助当事人尽可能在此时中体验自己,但是他们并不被这个原则限制住,同时也不会在当事人一脱离此时时就立即介入。他们会敏锐地与当事人动态的经验保持接触,且把重点放在当事人身上,而非只是机械式地使用有某种效果的技术。

 

 

福建心理网:www.fjpsy.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