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第一家心理咨询师培训学校-福州市慧多丰职业培训学校
2013年福州心理咨询师培训班
2013年福州育婴师培训班
福州慧多丰心理咨询师工作室
2013年福建福州心理咨询师培训学校:福州慧多丰

【近代发展】易术与跨文化工作

时间:2012-09-20 19:03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点击:
【福州心理咨询师培训中心福州慧多丰心理流派栏目】易术与跨文化工作
标签:心理疗法 心理剧 近代发展 心理学

     易术也能协调文化间与种族间的纷争。从1989年开始,在全球不同的国家里,我一直与多元文化社会共同处理文化适应历程所引起的纷争。以下将会讨论这些我称之为文化剧的历程。

  在非洲的的文化剧

  我最近所做的是在西非的加纳,与乔恩。克尔比博士、爱德华。马哈马先生,以及来自荷兰的勒妮。乌代克女士一起工作。当乔恩。克尔比博士这位在剑桥接受教育的社会人类学家,请我在北加纳带领一个建立和平的工作坊时,我感到相当惊喜。我与克尔比博士是于1989年在哈马利我的工作坊之后认识的。我工作坊的一个成员科菲。兰格神父将我介绍给克尔比博士,他当时是哈马利跨文化研究的主任。克尔比博士对我所做的跨文化工作非常感兴趣,他开车带到瓦同时也参加了我在当地两天的工作坊。

  暖身

  我们为来自北加纳的两个部部――达干巴和孔康巴,办了一场为期一周的工作坊。我们先用一个扮演对方的自我介绍活动为团体暖身,这是当初泽尔卡。莫雷诺教我的一种方式,接着进行一个我所提出的艺术治疗活动。我为团体说明绘图的历程。我请成员想象他们因船失事而漂流到一个荒岛上。这两个部落彼此完全不认识,却因为海难而被迫在一起。他们必须分享空间资源才能够生存。我要他们用彩色笔在一张空白的大床单上画出在这个岛上的感觉,即对生存的担忧。画图的目的是帮助促进者与成员在工作坊一开始时,了解团体的心理与社会计量的实际状况。

  表演重新认识的历程

  第二阶段是表演。成员选择对方角色的文化场景来表演。也就是说,孔康巴演达干巴,反之亦然。当孔康巴演达干巴的生活场景时,达干巴坐在观众席上看。这不仅会让达干巴面对他们本身文化隐藏的价值观、期望以及行为模式,他们也可以知道对方是如何看待这些的。这个历程不仅帮助成员了解他们的文化对别人的影响,也帮助他们对自己的文化有更深的认识。既然这两个部落紧紧相邻,他们不可避免地互相依赖。在其中的一幕,当他们重新表演一个逃难的场景时,整个团体都哭了。侵略者非常愤怒,我鼓励团体回想当时的暴力。我借用气功的呼吸与发出声音的历程来帮助某些成员降低张力。在某一刻,甚至有一位团体成员准备要攻击表演者。心理剧的历程帮他表达感觉,然后这个历程才能继续进行。

  回到各自的文化团体:对本身文化的接纳、合作与整合的过程

  有此认识之后,成员回到各自的部落团体,这让每个部落学习去接纳他们自己文化特制的实际状况,并学习如何调和这些特质。在这个整合过程中,我向成员介绍了约瑟夫。肖尔博士的语句完成练习:我感觉      ,我需要      ,我害怕      ,我偷偷地      ,绝对不要叫我为      等。部落成员个体之间的互动、对话与协商帮助他们达到内部的文化协调。

  回到大团体――综合的历程

  在最后一个阶段,当这两个部落在大团体中再度会合,他们的互动带来了彼此的尊重、肯定与赋权。团体被鼓励创造未来的情景。两个部落共同创造了一个自我增强与互相增强的和平文化前景。他们了解到每个文化规范,如果在适当的时空,以适当的态度使用的话都是好的。他们学到如何吸收每个文化最好的物质来形成新的综合体。这个历程不仅帮助他们对本身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同时也接纳自己和对方文化的特质。他们学到如何突破有意义的沟通与共存的障碍。

  这两个来自不同文化的部落能共同创造出一个和谐和平衡的社区。一个新的和平文化诞生了。他们最后在床单上画显示出新的团体动力。最后的团画所象征的团体社会计量显示出,与工作坊刚开始的图画相当不同。初始的画所呈现 的是每个人都待在床单的边缘。达干巴和达干巴待在一起,孔康巴和孔康巴待在一起。

  最后的画显示两个部落互相混合,他们同心协力一起共同作画。很明显,第一张画的中间是空白的,而在最后的画里,两个部落共同创造了一个社区中心。

  在马来西亚的文化剧

  在我一名学生的邀请下,我于19978月前往马来西亚,并首度在当地的一所中文中学设计此种形式的文化剧。当时他是这所学校的辅导主任。学校面临教职员间的跨文化冲突;有些人想要继续以传统的权威、阶级与军事化的方式来管理学校;其他的人则想要用爱心、滋养以及民主的方式。暖身的历程很不一样。我们先作静功,接着是音乐与律动。然后他们用同样的荒岛主题作团体画,不同的是他们来自同样的种族与同样的文化背景。同时,新的文化教育挑战旧的观念,学校社区里的每一个人,除了学生以外,包括守卫,都被邀请来参加这个历程。

  绘画之后的表演帮助他们度过重新认识与接纳的阶段。每一个团体成员都参与了学生的角色。对立的团体双方都能够处理他们自己的协调与整合。当他们再度会合在大团体时,双方都能明白对方的价值。我鼓励他们作未来的投射,去看清楚他们如何将学校带往21世纪。他们能同心协力共同创造一个新的文化系统,来整合新旧两者。在写本书时,这个学校仍然运作良好。

  在台湾的文化剧

  1988年,台北的开平高中遇到了同样的危机。校长夏惠汶博士是我的学生,他邀请我为学校系统做一个文化剧。第一次,工作坊成员包括老师与所有的职员,包括守卫与清洁员。第二年我们做了两个剧,一个是和职员以及几位家长,另一个则是整个学校系统,也有学生;有一千多人参与了这个历程。我们用了整个校区包括两层的学生楼。有些人在上层的包厢,很像莎士比亚的剧院。这个剧持续了一整天,中午有午餐休息。这也见证了从完全混乱的样貌到一个整合形式的创造结果,真是一个美好的体验。

 

 

福建心理网:www.fjpsy.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