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第一家心理咨询师培训学校-福州市慧多丰职业培训学校
2014年福州心理咨询师培训班
2014年福州慧多丰热门培训项目
福州慧多丰心理咨询师工作室
当前位置: 主页 > 心理学苑 > 心理新闻 >
2013年福建福州心理咨询师培训学校:福州慧多丰

宋文哲专访:心理咨询行业要不要开展证书年审制?

时间:2014-08-30 10:20来源:心灵咖啡 作者:网络 点击:
不少人都曾看到上海市面上有两个版本的心理咨询师认证考试,一是所谓的上海卷,一是所谓的全国卷,这两个版本有何不同,究竟哪个版本比较好呢?
标签:宋文哲 心理咨询行业 证书年审制

 不少人都曾看到上海市面上有两个版本的心理咨询师认证考试,一是所谓的上海卷,一是所谓的全国卷,他们于是在心灵咖啡网上有问,这两个版本有何不同,究竟哪个版本比较好呢?为了解答用户此类的疑惑,心灵咖啡网采访了国家心理咨询师面试考评员宋文哲老师。

宋文哲简介

身为国家心理咨询师面试考评员的宋文哲老师,受训于中美认知行为疗法心理治疗项目,师从Dr. Timothy A. Kelly、Dr.Edmund C.Neuhaus,同时也在中德班追随Dr.Dettbarn、Dr.Anymarry学习精神分析

心理咨询擅长领域为焦虑情绪抑郁等心理咨询,婚姻亲子关系中的心理咨询,以及青少年心理成长咨询。咨询工作之外,专注于认知行为疗法、心理咨询操作技术的教学和研究。

心=心灵咖啡网;宋=宋文哲老师

若少了监管,谁也讨不到一丁点儿的好


 

很多人拿了心理咨询师证书之后基本处于没人管的地步,尤其是继续教育、行为规范的管理,完全没有着落。虽有个别机构在做一些管理工作,但是,他们覆盖的只是一小部分人群。由于监管的缺乏,少不了会导致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心:有看到,目前在上海就有两个版本的心理咨询师认证考试,不知你如何评价这两套认证系统?如果有人咨询报考哪个版本的更有价值,你会如何回复呢?

宋:就国家心理咨询师认证来说,在上海确实有上海卷和全国卷之分,我做了7年的上海卷面询考评员,我体会到二者之间的区别是,上海卷的面询模块全国卷是没有的,我认为,这个模块很能考察学员的实践潜质和能力,从这点上看,上海卷更具含金量。

上海卷的培训全部是面授,没有网络授课。面询这部分,据介绍培训机构会在考前做大量的实战模拟演练,一个班分成若干个小组,每个小组有专门的带教老师,并配备受过训练的来访者,一跟到底,手把手教学员如何做心理咨询,此其一;其二,上海的三级教材侧重理论知识,二级教材则侧重于实战性,无论理论还是实务,在内容编排上都很实用,考题与现实生活贴合很紧,既考察了学员的理论基础,又考察了实际灵活运用能力。如此说,若问要报考哪个版本,我的建议还是上海卷。当然,上海卷的费用相对要高些,学起来花费的工夫要大些,不过收获大,过程也很享受。

可能有人会问,既然上海卷这么好,那为什么不全国推广呢?这里就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上海卷的起点比较高,包括课程设计和师资配备,我个人觉得,这样的起点设置若全国推广的话确实有很大的难度。一线城市尚好,其他城市推广起来可能会有难度。可以循序渐进。比如我的老师们,他们致力于提携后人,做了很多普及性工作,从心理咨询师证书颁发以来,有一大批心理咨询师在成长,这是未来的希望。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国家对此应该有统筹考虑,这就不是我们的工作范畴了。

心:据我所知,很有一部分人抱着学一点心理学知识的初衷而参加心理咨询师培训,此外呢,有一些培训机构的招生理念是“多一个人学习,社会上就会少一个人需要帮助。”在你看来,如果大批这样的人涌入这个行业,会给行业带来什么影响呢?

宋:参加培训的人动机确实五花八门,有的人纯粹是想学一些东西,提升自己,这些人没打算进入这个行业;另一部分人,则是想从事相关的工作,踏入这个行业,这部分人里,有些人一进入这个行业就发现,与自己想象的不一样,然后慢慢就离开了。还有的人原来没想做这个职业,越学越有兴趣,渐渐变成搞专业的了。总体说,参加完培训后真正能留在这个行业里的只是很小很小一部分人。

就这留下来的一小部分人,拿了证之后基本处于没人管的状态,尤其是继续教育呀,行为规范的管理呀,完全没有着落,靠个人自律。现在有的同道他们在做一些管理工作,不足的是,一则很多人不知道有这样的组织,再则这样的组织门槛也比较高,覆盖的只是一小部分人群。所以,地方协会大可以做一些这样的管理工作,而且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譬如继续教育,又譬如证书年审等。

如今,拿到证书之后没有年审,接不接受继续教育和督导没有考察,这些完全凭着个人自觉。行业里的监管实在是太缺乏了,监管的缺乏会导致太多不必要的麻烦:首先,这对咨询师自身就很不利,没了监管他们也便没了一个明确的发展方向;其次,对这个事业也不利,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从业者只会让这个事业变得乌烟瘴气;此外,对来访者也是极为不利,因为这会让来访者享受到良好的心理咨询服务变得越来越困难。

在没有硬性监管的情况下,自律为宜,自觉参加继续教育,自我规划职业发展,虽然这存在信息不通畅、资源有限、费用支出较高等不足,但仍不能松懈。比如,我知道的,有些同道坚持做培训计划,每年会有固定的学习时数,想的是,要踏踏实实地在心理服务这条路上走下去。

心:“中国人擅长考试,拿到证书并不意味你能做这件事!”就国内的心理咨询师考试,有老师就说了,“考证是一回事,做心理咨询师是另一回事儿”。对于渴望从事心理咨询这一职业的人来说,拿到证书到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心理咨询师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对于走在这条路上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宋:这需要国家主管单位和行业协会提供一个系统的实习、晋升的渠道,这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权威机构来牵头。现在这些还没有,说句玩笑话,同道们都野生放养着呢,自生自灭,生命力强的就活下来,生命力弱的就消亡了。对于这拨人,若非要给出几点建议,我是这样想的——

■要以自己的实际情况为基准,理性规划职业发展。系统学习一到两个大的流派,心理咨询理论务必要学好。

■在这条路上,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宁慢勿快。

■不以挣大钱为目的,心理咨询不是一个多金的行业。

■多与同行交流,培训、督导、体验不能少。

■多涉猎人文知识,这是工作中需要的底蕴。

心:就心理咨询师的培养,有专家提出让从业的优秀心理咨询师在工作中招收研修生,采用师徒相承的模式培养更多的优秀心理咨询师,你如何看待这样的培养方式呢?

宋:我很赞同这种方式,但没具体想过如何操作,以及是否有跟随者和来访者愿意配合,毕竟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口传心授、言传身教是心理咨询师培养的有效方式,不仅教技艺,还有人格的影响。但考虑到时间、费用、导师等问题,这种师徒相承的模式可能只有少数人有条件享受到。

心:听不少老师在讲,心理咨询师就是一个个的个体户,你同意这样的说法吗?如果真是这样,你觉得这样的现状对行业的发展会有什么限制吗?

宋:这种说法很实在,目前来说确实如此。这个职业独立性强,咨询师基本靠自己的专业和口碑谋业,咨询师所签约的机构不负责咨询师的个人成长,也不负责交社保,他们之间的纽带关系很松散。这样的现状表现出来的就是行业的发展是自发式的,咨询师个人业务提升依靠个人自觉,靠市场检验,这对来访者和行业的持续发展都是不利的。将来会怎样?也许会有合伙制产生。

从人性出发,升华出的理论都是相通的


认知疗法和精神分析对立起来的“非精分即认知”的说法仍然不绝于耳。类似的观点尚有把人本和精分、认知和人本、甚至认知和行为对立起来。想,真正做临床的,有几个是一路子人本到底,认知到底,或者精分到底的呢?!

心:市面上讲授的心理疗法和技术非常多,心理咨询师对待这些疗法和技术,常有两种态度:拣一门适合自己的技术学通学透,然后在实践中好好打磨好好用就行,此其一;其二,自己知道的疗法都要去学一下,想着,在实践中什么好用就用什么。不知你如何评价这两种态度?

宋:只学一种疗法显然是不够的,少不了要学两种或两种以上,以其中一种为主,这样比较适合。也就是说,学透一两门,兼顾其他。

一门学清楚就已是很不容易的事,需要很多的课堂学习和大量实践,至少得五、六年时间吧,在学习阶段要与督导结合起来,朋辈之间督导或师从于高一级的咨询师。不提倡对一门流派只知个皮毛,就大胆放手去试,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人不是物,小心谨慎为宜。可以先尝试性了解一些流派,比如参加几天的工作坊,如果对自己的路,再系统地学习。只是参加个工作坊还不能证明自己掌握了这个流派。

心:记得你个人资料里有写,你专注于认知行为疗法,想问的是,你为何对这一流派情有独钟呢?

宋:心理咨询理论对心理咨询师很重要,这是一种“世界观”,很难说哪个理论就是“正确”的。我是学人文学科出身,古典文化中有许多与认知相关的文字,也许是受其影响,于是呢,在学习认知行为疗法时发现它的理论观点与我有颇多共鸣,这样,一个很感性的人便与这有点理性、有点逻辑的疗法挂上了钩。这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吸引吧!这是从我自身的情况来讲的,若具体到疗法本身,那不外以下几点——

■认知行为疗法的包容度很大,兼容并蓄,它不拒绝其他流派的方法(至少我是这样理解的)。此外,不同的流派走到最后,还是会涉及认知的改变或接纳,而认知行为疗法是直取其实,更适合当下快节奏生活的需要。

■以人为中心疗法和精神分析也是我所爱。我在实际工作中常用以人为中心疗法的理论来指导我构建咨访关系,如真诚、共情、尊重。至于精神分析,我理解它和认知行为疗法“暗地里是好兄弟”,就是认知行为疗法中的中间信念、补偿策略与精神分析中的防御机制很像,核心信念也常常存在于人的潜意识当中,了解精神分析对用认知行为疗法做个案概念化非常有帮助,也非常能帮助到来访者更快地看到自己的个案概念化,并且可以在精神分析的指导下,把握工作速度。我理解,从人性出发升华出的理论内在是相通的,不是截然对立的。

■我感到认知行为疗法很适合于健康人群,也很适合于其他领域,如管理、日常人际交往、婚姻关系、亲子关系,它操作起来相对直观,有具体可学的操作技术。

■此外,认知行为疗法还有一个颇具魅力的地方,就是可以教会来访者成为他自己的咨询师。

心:认知疗法的主要代表人物贝克(A·T·Beck)说:“适应不良的行为与情绪,都源于适应不良的认知”。那么在治疗中,若要改变一个人的认知,需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

宋:运用认知行为疗法时,一方面是改变,一方面是接纳,就是说,改变能改变的,接纳不能改变的。情绪也是如此,如果不能改变,就与之相伴,和平相处。说到治疗中认知发生改变应具备的条件,大致有三点:一是求变的来访者,二是良好的咨访关系,三是适合的咨询师。

心:有人说,现如今的来访者,不仅存在挑咨询师的现象,还存在挑疗法的可能,不知这样的来访者你是否有遇到过?确实,很多来访者久病成医,对心理学都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如果来访者不认同认知行为疗法,那专注于认知行为疗法的咨询师该如何处置呢?

宋:这属正常现象,但也分两种情况:他不一定是挑战咨询师,也不一定是挑战疗法,也许这是他的习惯,也就是我们说的移情,此其一;其二,有的来访者他的思维习惯、世界观和价值观确实与某种疗法的理论相通,他不一定存在挑战的意图,但可能某种疗法对他就是不见效果,而某种疗法对他就是有效,这种情况是存在的。

从疗法上来说,目前的趋势是整合,就是我前面有说,咨询师至少要掌握两种流派的疗法,根据来访者的实际情况兼收并蓄相关流派中对来访者有用的部分来运用。我们得清楚,心理咨询是服务,是陪伴来访者一起直面他的生活,陪伴他的人格成长,不是将他纳入到我们的什么框子里,让他听从于我们什么。整个过程是以他的利益为第一(在不违法和违背他人利益的前提下),不是以我们或我们所擅长的疗法为第一。

采访后记:

在采访中,有和文哲老师提到对于身心灵的看法。在文哲老师看来,身心灵市场很广,但它不是一个纯粹的心理咨询。“身心灵的东西,包括星座、算命,肯定有它存在的道理,但它游离在心理咨询的边缘或外围,”文哲老师有强调,“这一点我心里要有数:我到底在做什么,我可以做身心灵,也可以做星座,但这不是心理咨询,这个界限一定要清楚。”想来,无论咨询师还是来访者,无论工作上还是生活中,包孕的那么多烦恼、矛盾、冲突是否都和界限不清有关呢?!

福建心理网:www.fjpsy.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